爱潍坊 打开

回家了!来潍25年 贵州女子终与家人团聚

来源:潍坊晚报 编辑:墨飞 2019-07-31 09:52 2019-07-31

25年前,贵州女子“宁芳娥”离家出走,辗转来潍生儿育女,可是思乡之情却日益浓烈。儿女成人后为母寻亲,终于在各方爱心接力下,昨天下午,宁芳娥终于与家人团聚!

宁芳娥(右二)带着儿子(右三)与父母团聚。(段在忠供图)

25年前,贵州女子“宁芳娥”离家出走,一路颠沛流离来到潍坊,在当地成家生下一对子女,可她始终放不下思乡情。由于行政区域改变,加上文化水平有限,她一直没联系上家人。子女成人后,踏上了为母亲寻亲的漫漫长路。日前,在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的帮助下,宁芳娥终于联系到了家人。考虑到她没有身份证,爱心人士还联系市救助管理站,为其购买了一张特殊的火车票。7月28日晚,母子踏上归家的火车。30日下午,宁芳娥终于与家人团聚。

宁芳娥

一直没有身份证,难忘故乡杜鹃花

7月28日晚9时45分许,宁芳娥坐在潍坊火车站宽敞的候车厅里,目光在检票口和发车时间表之间徘徊不定,双手紧攥着有些局促不安。再过半小时,潍坊至六盘水的列车即将发车,她将踏上久违25年的归家之路。儿子段在忠察觉到母亲的紧张,掏出车票递给她。车票上有汗渍和褶皱,这几天只要有空,宁芳娥就会拿起车票端详,嘴里念叨着家乡的方言。

今年46岁的宁芳娥有两个名字,另一个叫“林正敏”。25年前,她与家人起了冲突,一怒之下离家出走,再也没有回过家。一路颠沛流离来到潍坊高新区清池街道西北段村,与一位段姓村民成婚。虽然夫家人对她不错,还育有一对儿女,可思乡之情从未断绝,她始终忘不了贵州的亲人。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她,只知道老家在“贵州六盘水林家寨”,其余情况一概不知。

当时,一口贵州方言的她,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,根据名字谐音大家都叫她——宁芳娥。命运似乎对她有些刻薄,丈夫2008年因车祸去世,留下她一人拉扯一对儿女。

由于没有身份证,她只能以打零工为生。期间也多次希望补办身份证,然而,“林家寨”三个字不在贵州六盘水的行政区划中,宁芳娥又无法提供其他有效信息,补办身份证更无从谈起。有时候着急起来,她向旁人说家乡的记忆,可满口的方言令人根本听不懂,她只能双手急促地比划着。见周围人茫然的样子,她耷拉着肩膀,踱步回家,将寻亲的念头埋在心底。

“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家,没电话没地址,我只有自己抚养儿女长大。”宁芳娥说起此事时,眼中闪过一丝落寞,似乎想起了无数次寻家无果的无助。

25年,足以让一个人忘记故乡的模样,但在宁芳娥脑海里,总有一片漫山遍野的杜鹃花,那是记忆里故乡留给她的最后一个镜头。

儿女

得知母亲的苦衷和身世,相约长大后为母找到老家

“回家”两个字对宁芳娥是奢望,她的孤单无助以及格格不入,儿女都看在眼里。“小时候,我就问过母亲,自己的姥姥到底在哪,她只是摸着我的头说‘等你长大了就领着你回家’。”宁芳娥的女儿段丽琴说,长大后,邻居们对母亲的身世议论纷纷,称其是“走失的女娃”。

姐弟俩发现,与周围人不同,母亲特别能吃辣,平日讲话是云贵口音,生活习惯也与潍坊人大不相同。每到过年,别的孩子都会有母亲娘家亲戚给压岁钱,但姐弟俩从来没有。这让段丽琴感到邻居的议论并非无中生有,她跟弟弟才逐渐知道,原来母亲并非本地人。

姐弟俩试图向母亲求证,但母亲一直守口如瓶,甚至有些避讳。不过姐弟俩长大后,父母还是将一切告诉了他们,姐弟俩记住了贵州六盘水,得知在那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,还有自己的姥姥姥爷。除此之外,母亲什么都没说。

思乡之情是难以被斩断的,每逢佳节,宁芳娥总是想起贵州的亲人。偶尔谈起故乡的风土人情,都忍不住落泪,这时候桌前也会摆上一瓶辣酱,那是家乡的饮食风俗,宁芳娥大口大口往嘴里塞着辣酱,缓解思乡情绪。吃着吃着,宁芳娥的眼泪总是无声地落下。

心疼母亲的姐弟俩,了解母亲的苦衷和身世后,总是凑上前说些安慰的话。有一次,姐弟俩还取来贵州的地图,说等长大了,一定带母亲逐个地去寻找。被儿女的孝顺打动,三人抱在一起失声痛哭。

姐弟俩也争气,先后考上了职业院校,半工半读补贴家用。他们知道,母亲长年累月没有结果的搜寻,心力交瘁,这甚至成为一家的心结。帮母亲寻亲的念头,每天萦绕在姐弟俩心头,成年后更加强烈,姐弟俩相约,在母亲有生之年一定帮她找到老家,让她见亲人一面。

信息零碎难有所获十分着急,求助“宝贝回家”成功

由于宁芳娥文化水平有限,描述事物很不清晰,不少回忆断断续续,毫无条理而且矛盾。段丽琴跟弟弟只能反复推敲核实,梳理出线索,判断母亲老家的情况,费了很多功夫,还是一无所获。

姐弟俩在校期间,只要遇到南方人,甚至同学中有南方的亲属,都会主动攀谈询问情况,还托人打听当地的情况,希望能获得有价值的线索。段丽琴毕业后,也没有中断寻亲,她在网上发布帖子求助,向疑似母亲老家的地址联系核实。在这条漫漫寻亲路上,段丽琴还曾打算亲自前往贵州,由于结婚怀孕等缘故,未能远行。

“有了孩子,我更了解母女不能相见的痛苦。”段丽琴说,嫁到昌乐后,怀孕的她更体会到了父母子女之间的血脉亲情。她暗下决心,不管付出什么代价,一定要完成母亲的愿望,找到姥姥姥爷一家。

令姐弟俩更不安的是,母亲已是不惑之年,年龄渐长身体欠佳,有几次不舒服需要住院,可现在正规医院入院必须有身份证明。姐弟俩担心母亲没有身份证,不光出行不便,将来生病都不能住院,连基本的医疗保障都无法获得。

“我妈身体不是特别好,万一等她老了,生病需要长期住院,没有身份证的她,恐怕会遇到被医院拒收等难题。”段丽琴说,支持姐弟俩帮母亲寻亲的动力从此多了一个。他们希望能回到母亲老家为其办理身份证,扫除一切后顾之忧。

2018年夏天,姐弟俩在看央视《等着我》节目时,无意中了解到“宝贝回家”志愿组织,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念头联系了他们。事实证明,这一步是非常正确的。寻亲帖子发出半年后有消息传来,宁芳娥的家现在是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化乐镇泵井村,这个地址只是区划调整后的称呼,当地居民说起它,仍会沿袭旧称——林家寨。

“当时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,没想到后来真的找到了。”段丽琴说,当母亲跟姥姥视频通话时,两边的亲人都泣不成声。

爱心人士

购买“救助”车票,助她回六盘水探亲

2019年初,宁芳娥就打算回家,可一对儿女始终放心不下。“当时,我弟弟刚过完寒假,我又怀孕不能走动。于是打算等弟弟放暑假的时候,再陪母亲一起回老家,看看姥姥姥爷。”段丽琴说,等到弟弟打算跟母亲回老家时,这才意识到母亲没有身份证,无法购买火车票,于是再次求助“宝贝回家”的志愿者。

据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介绍,他们联系了潍坊当地爱心人士马全忠。马全忠多年前与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一起救助了一名寿光女孩,所在的潍坊市爱心义工公益服务中心在救助走失流浪群体中,曾与潍坊市救助管理站等部门多次合作。

于是,在马全忠的斡旋下,市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核实情况,为宁芳娥购买了一张不需要身份证的“救助”车票。考虑到宁芳娥的身体情况,买的还是卧铺票。

7月28日晚,宁芳娥紧紧握着这张带有“救助”两字的火车票,一脸期盼地来到潍坊火车站。离家25年的宁芳娥,终于在儿子的陪伴下,以及志愿者的祝福下踏上归途,她将乘火车40多个小时,跨越千里路回家。

“这一次我会全程陪着母亲,暑假结束前,为母亲办理好身份证再一起回潍坊。今后,也会时常回贵州探望姥姥一家。”段在忠说。

7月30日下午4时55分,记者再次联系到段在忠得知,他们刚刚到站,“宝贝回家”贵州志愿者已接上他们。下午6时30分,宁芳娥回到家里,与父母团聚。

记者 宋树云

网友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
    关于我们 | 广告招商 | 诚征英才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客户服务

    监督电话:2998778 新闻热线:0536-2998776 广告热线:2998773 网站/软件:2998772 客服热线:8236889

    版权所有 © 山东天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潍坊传媒网 潍坊广播影视集团 地址:潍坊市胜利东街85号广电大厦 邮编:261061 鲁ICP备09021188号 鲁公网安备 37070002370756号

  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

    潍坊传媒网www.wfcmw.cn
    鲁公网安备 37070002370756号
    爱潍坊 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