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潍坊 打开

手机能当扫码枪 二维码盗刷频现

来源:潍坊晚报 编辑:林峰 2019-06-14 16:28 2019-06-14

案例 支付时被人扫码盗刷
  4月21日至5月4日之间,四名消费者手持微信二维码在超市等待付款,在排队的几分钟里,被人从背后通过手机扫码,盗刷500元到900元不等的资金,扣款方都是名为“一站式24小时便利店”的账户,根本不是超市收款。   

近日,重庆江北公安分局破获上述在超市收银处专门盗刷微信资金案件。重庆警方告诉新京报记者,重庆发生的消费者使用二维码支付时资金被盗案件,作案者就是利用了聚合支付APP“钱方好近”,在顾客背后通过APP扫描付款码后,输入收款金额,实现盗刷资金。   

当下,无论是在大型超市还是街边小店,人们都可以不用现金,通过手机支付来实现购物、消费。简单来说,单一的收款方式已经很难满足顾客的需求了,商家准备不齐全就有可能丢了一笔生意。因此,融合了微信、支付宝等多种支付渠道的聚合支付成为商家更好的选择。   

记者调查发现,通过聚合支付相关APP,有些手机也可以变成扫码枪,所以就出现了有人拿着手机偷偷扫码从而实现盗刷的事件。据调查,原本由第三方支付机构负责商户的审核,在实际操作中这部分审核权也有可能违规外包给聚合支付机构。但是,一些可全程在线上进行审核的聚合支付,则给了部分“商户”弄虚作假的空间。   

那么,谁来保证商户的真实性?

审核 全程线上审核,甚至不用现场核实  

一般来说,扫码需要通过扫码枪等硬件设备进行,根据钱方好近官网介绍,其为商户提供好近快盒、扫码枪等硬件设备外,钱方好近APP上还有扫码入口,通过这一功能可以将手机变成扫码枪,直接用手机扫码也可以实现收款。   

重庆的案件中,一个关键性的步骤是,作案者伪装成商家,在钱方好近平台上通过了审核,从而以商家身份进行收款。那么,钱方好近对于商户资质的审核步骤到底是怎样的?记者以需要申请小白盒收款设备的名义咨询钱方好近客服,客服表示,商户申请注册过程需要钱方好近的业务员到店办理。但是,随后联系记者的钱方好近业务员表示,身份证、银行卡等证件信息可以直接在线上发送给他。至于店铺门头照和店内环境照,“如果能提供也可以不过去。”收到相关照片后,他即可发放“小白盒”。   

另一个聚合支付类产品“收钱吧”同样可以实现全程线上审核。“收钱吧”的一位员工告诉记者,开通需要五份材料:申请人身份证正、反面照片,申请人与店铺门头合照一张,店铺内景照一张,申请人在店里手持身份证拍一张照,以及收款银行卡的正面照片。照片通过微信发送后,立刻就能办理。

商户 有服务商违规从事审核外包  

为什么钱方好近与收钱吧的客户能迅速通过审核,这一步骤到底由谁来执行?重庆二维码被盗刷案件背后,风险到底源于何处?   

从记者调查过程来看,风险源头出在聚合支付机构对商户资质审核不严方面。然而,实际上,商户资质审核本就不属于聚合支付机构的工作,应是其背后的持牌支付机构的工作。   

所谓审核,即聚合支付机构实时将商户资料传到收单机构后台,合规人员在后台即时审核。如果审核权力下放到聚合方(外包机构),属于违规。而此前公开报道显示,市场也存在这种情况。   记者随机调查了一些聚合支付机构的审核情况,其中“码大大”客服明确表示,审核工作由他们公司来做。   

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人士告诉记者,聚合支付不属于支付机构,没有牌照,商户资质审核也不在聚合支付,如果在,就涉嫌核心业务外包。“应该看聚合支付的支付通道是哪家。”另一家机构人士也明确,聚合支付是服务商,只有持牌机构才有审核资质。   

目前,聚合支付机构并不需要获得支付牌照,央行曾在相关文件中将聚合支付服务商定位为“收单外包机构”。也就是说,聚合支付服务商适用于对外包服务机构的管理办法。《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银行卡收单业务外包管理的通知》中明确提出,收单机构不得将特约商户资质审核交由外包服务机构办理。此后央行发布的多个文件都反复重申商户资质审核不得外包的原则。

责任 审核导致损失,聚合支付或被追责  手机在顾客背后扫码就能盗刷,暴露了聚合支付机构对商户审核不严的问题。   

据介绍,有持牌的大型支付机构也在开发把程序内置到手机,但更多或是出于降低成本的考虑,因为以前做一个扫码枪需要付出成本,内置软件的成本相对更低。更重要的是,大型的支付机构对自己的品牌和合规程度非常重视,只有一些小的聚合支付厂商为追逐利润时对合规会有点轻视。   

聚合支付机构发展的商户,理论上仍需经过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审核,但这一步审核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被弱化。正如业内人士透露,实际操作中,很多第三方支付机构把审核的步骤也外包给了第四方(聚合支付也被称为第四方支付)。   

以微信支付为例,如果商户自己直接申请接入微信支付,需要在微信支付商户平台页面提交营业执照、组织机构代码证、法人代表身份证、对公银行账户等资料,等待微信支付团队的审核。如果商户通过聚合支付机构接入微信支付,按照目前业内较为普遍的审核模式,只需要身份证、银行卡等信息。也就是说,通过聚合支付接入的商户,即使下一步聚合支付将商户资料提交给微信支付进行审核,也并没有审核营业执照等核心资料。   

此外,审查的一个难点在于高成本。易观分析师王蓬博表示,商户涉及的行业很多,线下人力和拓展成本、维护成本等都很高,加上聚合支付机构间都在争夺商户,所以审查有漏洞。   

在审核这一步出现问题,导致风险或损失,应该向谁追责?业内人士表示,如果监管部门追责,必然是处罚持牌支付机构,但收单机构与聚合支付机构之间还会有内部责任划分,可能收单机构会向聚合支付机构追责。

利益 第三方与聚合支付 很多存在利润分成  

为什么在实际操作中,聚合支付机构“承担”起了商户审核的工作?第三方支付机构与聚合支付机构之间是否存在利润分成?   

记者通过“钱方好近”的客服了解到,目前扫码的费率是0.38%,也就是说,一笔100元的交易,钱方好近就有0.38元的费率。   

一位支付机构内部人士表示,第三方支付机构与聚合支付机构之间的确存在利润分成,业内称之为“分润”,但行业没有一个大致比例范围,都是双方自己谈的。   

除了费率、分润的“诱惑”所在,第三方支付机构与聚合支付合作有深层的原因。上述第三方支付机构人士给记者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,双方的投融资背后有着重要补缺逻辑:对第四方机构而言,第三方机构能够带来稳定的支付通道。而对第三方机构而言,2018年以前,支付机构之间的直连没有合规背书,要想通过服务支付宝、微信支付两大巨头来分羹移动支付的红利,投资聚合服务商是布局聚合业态最为直接有效的手段。   

记者调查还发现,一些聚合支付方与第三方支付机构有着股权关系。据企查查显示,推出“收钱吧”的上海喔噻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,第三大股东是北京拉卡拉互联网产业投资基金(有限合伙),持股6.81%;该基金的第一大股东是拉卡拉,持股37.9%。而上海富友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持有武汉利楚商务服务有限公司(产品为“扫吧”)9%的股份。

乱象 聚合支付时有越界
  大部分人对“聚合支付”一词感到陌生。聚合支付的作用就在于,它同时涵盖了两种及多种支付渠道,消费者只管消费而无需关注店铺到底需要哪种收款方式。聚合支付的模式,实际上是第三方支付机构将线下市场拓展、收款机具布放等工作,外包给了聚合支付机构,即“第四方支付机构”。   

记者注意到,2017年发布的《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持续提升收单服务水平 规范和促进收单服务市场发展的指导意见》(简称《指导意见》)时画出多道红线,包括严禁收单机构将特约商户资质审核、受理协议签订、资金结算、收单业务交易处理、风险监测、受理终端(网络支付接口)主密钥生成和管理、差错和争议处理工作交由聚合技术服务商办理。严禁聚合技术服务商以任何形式截留特约商户结算资金,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特约商户资金结算。   

在实际的操作中,聚合支付突破红线的行为时有发生。


网友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
    关于我们 | 广告招商 | 诚征英才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客户服务

    监督电话:2998778 新闻热线:0536-2998776 广告热线:2998773 网站/软件:2998772 客服热线:8236889

    版权所有 © 山东天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潍坊传媒网 潍坊广播影视集团 地址:潍坊市胜利东街85号广电大厦 邮编:261061 鲁ICP备09021188号 鲁公网安备 37070002370756号

  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

    潍坊传媒网www.wfcmw.cn
    鲁公网安备 37070002370756号
    爱潍坊 打开